林醰

#团孟 练笔#

【暑假刚开始的时候在水世界玩儿了封闭式很长的滑梯,中间有段水流很小我卡住了,瞬间感觉自己变人彘,没一会儿就开始气短心慌,而且当时还没察觉到已经停下来只是想这个管道好长怎么还出不去,直到后来的人踢到我才反应过来,于是联想到钻汽油桶,才知道这种感觉真的很可怕】
   钻汽油桶的时候,烦了感觉自己像被困在身体里了,漆黑一片他眼睛睁得再大也还是什么都看不见,耳朵里只能听到杂乱的声音,爬到最后已经弄不清自己是卡住了还是在前进,他的心就狂跳起来莫名的害怕又慌乱,他拼命用手像前面摸索着掌心抓取着,相信自己总会握到些什么。因为只有碰到些什么他才能知道自己是在前进还是停在原地。永远停在这,身边什么都没有也永远出不去的一片黑暗里。
    死啦死啦听到前面烦了的哀嚎就知道这家伙又犯病了,他往前蹭动了几下从张立宪背上快速爬过去期间“不经意踹到张立宪那张英俊的脸一脚惹来一串川骂。等他抓到烦了乱蹬的脚脖子,顺着小腿摸上去,试探的安抚的爬上他的背把他压在下面的时候,烦了已经渐渐安静下来只是像精疲力尽的小狗狠狠喘着气,死啦死啦用粗暴的手来回抚摸摩擦着他的脖子,凑在他脸旁边不停的说“好了好了”像是安抚不懂人言的小动物。
    他掌心里烦了脖子上的大动脉突突的跳个不停,死啦死啦有点思绪出神的飘,他感觉自己像是漂浮在一片虚空里面,上不见天下不挨地,什么都看不见好像只有身边手底这帮烂人

【A于太菜的豆腐渣工程,初建】
【找了一圈师兄弟剪辑好少啊饿的哇哇哭】
【自己腿肉果然不好吃呸】

【团孟 练笔】

#睡不着瞎想的#
    每交火一次总要死人一死人烦了就更烦,吃了枪子似的,刚结束战斗就揪着死啦死啦不放,追在后面诛他的心,什么难听的膈应的伤人的全噼里啪啦宣泄似得往外甩。
 
    死啦死啦手上血都没来得及在裤子上糊完就被这一堆追过来的话压的喘不上气;开始还能往来几回合,可等透支的后劲一上来终于就撑不住了,太累了,颤颤巍巍,像是一棵稻草就能压死,身心俱疲头一回面对小太爷有了求饶的意味
  “你少说点损话能死啊”眼睛都睁不开,泛着泪花眯成缝,嘴唇干裂灰头土脸的像是挫败了的看着孟烦了。
    孟烦了瞅着死啦死啦这样,觉得他就像堆沙子,再多说一句就要塌了。可是他嘴上就是不愿意饶过他,也不愿意饶过自己的样子。一句句的戳进心里,伤痕新旧不论,总是形成成千上万的小切口。
    死啦死啦像再没劲吸下口气一样,缓缓喘了句“别再伤我心了”
    用手使劲拍了烦了背一下,然后上下抚了抚
  “到时候我死了你想起这些就后悔”
    烦啦一听立马猴子一样的嚎叫起来
  “自从碰上你小太爷我每一秒要后悔十次!”

【我这shi一样的标点符号和分段!我怎么这么菜!】

#关于康纳的废料#

【一点超菜的练笔,不要喷我我炒菜的!】   
【摇摇车不算车】

    仿生人对人类的爱似乎是没有性别意识的,因为它的指令完全就是所有者至上。所以康纳不明白,汉克为什么会把嘴唇贴在他的发声装置上摩擦了两下,随后却露出紧张不安又懊恼的神情。
   
    在汉克眼里康纳依旧是面无表情,甚至歪了歪头表达对他举动的不解。这个看起来躯壳年龄绝对超过二十了的仿生人此刻就用孩子般的眼神看着他。汉克莫名感到心虚和羞耻。

  “汉克,数据显示,你的心率上升了37%,血液流动的速度……” 见汉克陷入了沉默,不知道哪个环节又出问题了的康纳只好开始尝试引入新的话题,显然这也不是什么能成功缓解尴尬的话题。“嘘嘘嘘塑料娃娃,关掉你那套对我的分析”汉克立刻粗鲁的打断了他
  “现在你不准对我使用任何数据捕捉,我要对你做点测试”康纳额角的灯光闪了闪,并没有拒绝人类的提议“好的,副警长,一切你来安排。”

    汉克慢慢揽住康纳,用干燥温暖的手掌紧紧贴着他的脖颈,摩擦着他后颈处那颗小小的痣,汉克问康纳“什么感觉?”,康纳求证般迟疑的回答“温暖的?”
    汉克缓缓用手臂将自己的身体拉近 ,胸口紧紧的挨着康纳,双手扶着他的脖颈,然后侧脸轻轻贴上康纳的侧脸,蹭着他的鬓发和耳朵,问他“什么感觉?”康纳感觉到汉克说话时胸口微微的震动,他额角的灯光变黄了一两秒,他沉默了一会儿回答“柔软的”
    汉克抵住康纳的额头,鼻梁摩擦过康纳的眉心,他离康纳的嘴唇只留有很小的距离。仿生人的呼吸是没有水汽的,所以汉克呼出来的水汽染在康纳的嘴唇上,弄的它看起来很湿润。康纳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关闭数据分析后他并不知道汉克的一些列举动有什么关联或意味,当然也无法预测汉克的动向,这种失控的感觉不太妙。汉克却只是把嘴唇在康纳的嘴唇上贴了贴,然后抿住下唇来回摩擦了几下,离开时用犬牙咬了咬轻轻扯了一下,留下个浅浅的印子。问康纳“什么感觉?”

    康纳眨了眨眼。“该死,为什么连仿生人他们都闲到要设计长睫毛这种没用的东西” 汉克在心里骂道。它,应该是他,缓缓的说“你亲吻了我,这在人类看来是很亲密友好的举动,可是你又咬了我,却不是为了伤害或攻击;你并不愤怒,可你为什么要咬我?”在汉克看来康纳的表情甚至称得上无辜。

    汉克突然感到沮丧异常,仿生人只是个更人性化一点的塑胶罢了他告诉自己,他怎么会疯狂到想去测试仿生人理不理解人类情感,他无聊的回了句,“不为什么,那只是人类的优柔寡断罢了”拍了拍康纳的肩膀就此离开。

    康纳在原地背着手站了一会儿,看着离去的汉克的背影,声音不大的补了句“老实说面对人类我们不应该答非所问,只是刚刚我的处理器似乎有些过热了。”

最后一点的胡言乱语
仿生人没有痛感,所以战损就很色情了,因为他受伤了还一脸无知无觉,衣不蔽体对他来说也不存在羞耻感,所以寻找仿生人的痛感和恐惧来源是第一要义 ,希望在未来能看到大手子这样的文
OMG我在说啥我竟然在研究怎么写一台电脑的车还如此厚颜无耻一本正经

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
开到荼縻花事了,丝丝夭棘出莓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