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醰

#团孟 练笔#

【暑假刚开始的时候在水世界玩儿了封闭式很长的滑梯,中间有段水流很小我卡住了,瞬间感觉自己变人彘,没一会儿就开始气短心慌,而且当时还没察觉到已经停下来只是想这个管道好长怎么还出不去,直到后来的人踢到我才反应过来,于是联想到钻汽油桶,才知道这种感觉真的很可怕】
   钻汽油桶的时候,烦了感觉自己像被困在身体里了,漆黑一片他眼睛睁得再大也还是什么都看不见,耳朵里只能听到杂乱的声音,爬到最后已经弄不清自己是卡住了还是在前进,他的心就狂跳起来莫名的害怕又慌乱,他拼命用手像前面摸索着掌心抓取着,相信自己总会握到些什么。因为只有碰到些什么他才能知道自己是在前进还是停在原地。永远停在这,身边什么都没有也永远出不去的一片黑暗里。
    死啦死啦听到前面烦了的哀嚎就知道这家伙又犯病了,他往前蹭动了几下从张立宪背上快速爬过去期间“不经意踹到张立宪那张英俊的脸一脚惹来一串川骂。等他抓到烦了乱蹬的脚脖子,顺着小腿摸上去,试探的安抚的爬上他的背把他压在下面的时候,烦了已经渐渐安静下来只是像精疲力尽的小狗狠狠喘着气,死啦死啦用粗暴的手来回抚摸摩擦着他的脖子,凑在他脸旁边不停的说“好了好了”像是安抚不懂人言的小动物。
    他掌心里烦了脖子上的大动脉突突的跳个不停,死啦死啦有点思绪出神的飘,他感觉自己像是漂浮在一片虚空里面,上不见天下不挨地,什么都看不见好像只有身边手底这帮烂人

【团孟 练笔】

#睡不着瞎想的#
    每交火一次总要死人一死人烦了就更烦,吃了枪子似的,刚结束战斗就揪着死啦死啦不放,追在后面诛他的心,什么难听的膈应的伤人的全噼里啪啦宣泄似得往外甩。
 
    死啦死啦手上血都没来得及在裤子上糊完就被这一堆追过来的话压的喘不上气;开始还能往来几回合,可等透支的后劲一上来终于就撑不住了,太累了,颤颤巍巍,像是一棵稻草就能压死,身心俱疲头一回面对小太爷有了求饶的意味
  “你少说点损话能死啊”眼睛都睁不开,泛着泪花眯成缝,嘴唇干裂灰头土脸的像是挫败了的看着孟烦了。
    孟烦了瞅着死啦死啦这样,觉得他就像堆沙子,再多说一句就要塌了。可是他嘴上就是不愿意饶过他,也不愿意饶过自己的样子。一句句的戳进心里,伤痕新旧不论,总是形成成千上万的小切口。
    死啦死啦像再没劲吸下口气一样,缓缓喘了句“别再伤我心了”
    用手使劲拍了烦了背一下,然后上下抚了抚
  “到时候我死了你想起这些就后悔”
    烦啦一听立马猴子一样的嚎叫起来
  “自从碰上你小太爷我每一秒要后悔十次!”

【我这shi一样的标点符号和分段!我怎么这么菜!】